汉代铜奔马

编辑:外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6 18:20:29
编辑 锁定
铜奔马,亦称马踏飞燕,通高34.5厘米,作者运用浪漫主义手法,设计一匹飞驰电掣的骏马,三足腾空,一足踩在展翅疾飞的鸟背上,侧视的基本轮廓呈倒三角形,具有强烈的运动感,被誉为汉代青铜雕塑的奇葩。
中文名称
汉代铜奔马
出土地点
甘肃省武威市
馆藏地点
甘肃省博物馆
所属年代
东汉

汉代铜奔马简介

编辑
 设计师以娴熟精深的技巧,把奔马所具有的力量和速度融合成充沛流动的气韵,并浑然一体的贯注在昂扬的马首、流线型的身躯和四条刚劲的马腿上。虽然它全身的着力点集中于一足,却完全符合力学平衡的原理,在三维空间达到了,"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形妙而有壮汽”的完美境界。那浓厚的浪漫主义气息,曾使得一代诗人郭沫若深深折服。场泼墨挥毫,写下了“四海盛赞铜奔马,人人争说金缕衣”的豪迈诗句。后经郭老推荐,外交部长陈毅安排铜奔马与一批国宝级文物一起,赴世界各地巡回展览,发动了一场“文物外交”。在美、英、法、日、意等国家展出期间,观众如潮,将它誉为“绝世珍宝”,"天才的中国马”。从比,铜奔马名扬世界。

汉代铜奔马历史记载

编辑
汉武帝西极天马歌》云:“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千古时空交替,物质己逝,精神却永流传上,这句话最能说明汉代的文治武功及政经状况。
汉代乃是我国开疆拓土、抵御外奴的辉煌年代,汉高祖的亲征、文景的盛世、武帝时卫青霍去病等的开通西域,使得西域各国慑服於大汉天威,而纷纷遣使通汉,广开经贸的交流大门。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这批雷台汉墓出土的青铜陪葬器物,不仅是一批非常优美的古代艺术作品,更重要的是在近两千年之後,还能见到汉代马的精神面貌,这不能不说是我国科学技术史上的一次惊人发现。

汉代铜奔马文物出土

编辑
一九六九年九月,甘肃武威北郊一公里处雷祖庙的雷台之下,无意间挖掘出了一座东汉的将军墓,墓主依考据马俑胸前的铭文记载,应为“守张掖长张君”陆墓,赙赠者为“左骑千人张掖长”。
就墓中陪葬的文物共计231件,其中有三颗铸有“将军”字样的银印,另可贵的是其中有一雄伟壮观的仪仗队,包括马三十八匹、牛一匹、车十四辆、手执矛、戟、(钅戊)等兵器武士俑十七件,各式立座奴俾牵马俑二十九件,共计九十九件青铜器物分成若干组而形成一完整的仪仗队伍。在仪仗队伍的最前面带头的,则是一件飞奔中的马,它昂首嘶呜、扬尾御风,三足腾空一足做踏於一只正展翅翱翔、回首惊视状的飞鸟上,气势惊人,正可衬托出奔马的快速。唐代诗人李白《天马歌》中“回头笑紫燕”一句,其表现手法与此可说是一言中的不谋而合。

汉代铜奔马天马文化

编辑
铜奔马自出上以来,有关它的称谓、断代及制作者等,便一直谜云重重,吸引了大批专家学者孜孜探求,从而形成了独特的“天马文化热”。但由于史料匮乏等原因,研究进展不大。
从1989年起,年轻的武威学者董洪异军突起。他运用自创的“黑箱考古理论”,引用确凿的史料证据,推断出铜奔马的设十师为东汉明帝时的武威太守张江,铜奔马的准确名称应为“马踏飞燕”。这一成果震动了海内外学术界。 据董洪先生考证,铜奔马的制作者张江,生于公元前1年,东汉冀州(今河南、山西一带)人,擅长铸造马式,在西北边陲久负盛名。他原来姓析名宰,汉明帝给他赐名“张江”,封南阳析侯,拜破羌将军、武威太守,兼摄左骑将军、张掖县长。公元60年,张江受封太守后,为报明帝知遇之恩,开始铸造铜马作为贡品。
董洪先生指出,天马在汉代具有崇高的政治象征意义。汉武帝为维护和加强自己的统治,极力敦促臣民向“天马”神祗顶礼膜拜,在全国掀起了“马图腾”的热潮。其实,天马自古以来就是河西走廊土著居民崇拜的图腾。

汉代铜奔马评价

编辑
在东汉雷台出土的这些青铜车马中,自是以居首带头的那匹名为“马踏飞燕”的奔马最为著名,堪称是这时期马的绝妙写实杰作,在中国的雕塑史上亦是不朽之作,它不但是结合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对外的综合表现与呈现,更重要的是它源于生活又高於生活的艺术杰作。无论如何这批沉睡大墓底下,默默保疆卫土、护卫主人的铜奔马仪仗队,都使世人留下了无限的赞叹。“马踏飞燕”以其杰出的艺术成就,成为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而它那勃发的雄姿千年不变,给观赏过它的每一个现代人注入了强劲的活力。
词条标签:
文物考古 古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