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扩事业

编辑:外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3 22:09:3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概述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中文名
彩扩事业
人    物
乐凯与柯达合作
时    间
 11月13日
国    家
中国
新闻纵深·分手之后是转型——乐凯与柯达合作关系终结的背后
  11月13日,乐凯与柯达共同宣布双方达成新合作关系。
  在看似携手前行的文字表述下,实质上双方以一种默契的方式宣告了4年前那次“联姻”的终结。
  柯达将持有的20%乐凯股份转手,4年前曾以1亿美元购进,如今却以3700万美元出售,柯达赔钱退出的苦衷是什么?乐凯今后的路怎样走?明天两者会以怎样的姿态在市场相遇?
  11月13日,记者第一时间走进乐凯,连线柯达,进行探究。
  柯达早有退意
  相对于各大网站对柯达退出乐凯这一新闻进行的爆炸式反馈,11月13日下午的乐凯本部,看起来依然平静。
  新闻发布后双方最忙的人一个是乐凯董事会秘书李建新,一个是柯达(中国)新闻发言人田耕。
  李建新在接通记者电话第一句话便说:“我知道你要了解什么。很多媒体都给我打电话了。但现在我正开车,说话不方便,1小时后咱们保定会面。”
  在接连占线后,终于拨通田耕的手机,对方声音已有些嘶哑,显然还在媒体的轮番轰炸中。甚至在记者采访完挂机后,他又回拨了回来,问刚才谁打的手机。
  新闻看似突然发生,但各方面传出的信息看,柯达早已萌生退意。
  关于柯达要退出乐凯的信息在11月9日便在业界流传起来。而双方于此前1天便签署了新的相关协议。
  11月9日下午,上任不到两个月的新任柯达全球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方熙(PhilipFaraci)首次访华,便向媒体表示,作为全球影像行业的知名企业,柯达曾对胶片市场的发展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发展一度出现危机。之后,柯达甚至没有下定决心进行转型。
  很明显,柯达改正对胶片市场的错误判断,就意味着柯达收缩胶片市场的目的。
  业内据此判断,柯达可能脱手其剩下的7%乐凯股份。
  结果在随后的新闻中得到证实。
  S乐凯13日发布公告,乐凯集团将持有的7%股份转让给柯达(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柯达(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获得S乐凯7%股份后,根据转让协议,柯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和柯达(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将合计持有的S乐凯20%股份以37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广州诚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而4年前,为拿到S乐凯20%的股份,柯达拿出了1亿美元。
  尽管本次交易尚需履行有关程序,但大势已定。“我们其实是赔了。”田耕对记者说。
  柯达的退出,其实是柯达从传统影像市场转型的必然选择。
  2005年6月,彩色胶卷的发明者德国爱克发胶卷公司宣布破产。其后,曾经诞生中国第一张黑白相纸,并且在中国感光工业史上写下诸多第一的汕头市公元有限公司也在当年宣告停产。2006年1月,柯尼卡美能达宣布停止生产所有相机和胶卷,尼康表示将停产几乎所有胶卷相机,而富士彩色胶卷的全球年销售收入则下降了20%以上。
  因为在柯达携手乐凯的最近4年里,是数码影像大肆扩张,传统胶卷节节退守的一边倒格局。
  连曾经主张夹缝战略,对传统胶片市场一直抱有信心的乐凯也在今年中报中称:彩色胶卷市场容量严重萎缩。
  柯达转型,为此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从2004年起,柯达在全球裁员逾2万人,重组费用投入超过30亿美元。柯达四大业务集团中,医疗影像集团被出售;消费数码影像集团全面收缩传统影像产品线、并将数码相机业务制造外包;胶卷及冲印系统集团因竞争收缩;只有商业图文影像集团的地位和业务得到提升。
  方熙此次来华同时表示将继续减少对传统业务的投入,近期目标是将传统影像业务比重压缩至16%。
  大势所趋,柯达退出乐凯无疑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田耕告诉本报记者,此前,柯达曾示意乐凯回购相关股份,并进行多次协商。
  但为何柯达时至今日才决计退出?
  业界猜想,同样专注于转型的乐凯显然对柯达的意图了如指掌,乐凯要在谈判中谋取更大利益。
  “从今天这个结果看,乐凯不亏。”有关人士说。
  乐凯加速转型
  赶在李建新返程的时间,记者与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主管尹培军取得联系。“我正在准备新闻通稿,你们过来吧!”尹培军爽快地答应了记者采访。
  “对柯达与乐凯分手这件事,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第一感觉是什么?”
  “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企业间的合作,分分合合,也是正常的事情。”
  “有人说,在新协议商定的股权交易上,乐凯赚了,是吗?”记者问。
  尹培军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随着胶卷产品的收缩,未来乐凯的标志性产品会是什么呢?”记者问。
  “乐凯产品涉及影像记录材料、印刷材料、膜材料及涂层材料、精细化工等四大产品系列100多个品种。只是人们习惯把胶卷看作乐凯的标志罢了,就像柯达在中国人的眼里,不也是胶卷吗?尽管他们也在转型。”尹培军对记者说,“而且,这不是我们能完全左右的,要看我们战略转型的进程和结果。”尹培军回答。
  从这两年来乐凯在国内的项目建设不难发现,乐凯正在转型中开拓新的领域。
  2005年10月,乐凯新的TAC生产线在保定开工建设。“乐凯是全球能够生产TAC膜的5家企业之一。”尹培军自豪地说。
  2006年3月,“合肥乐凯工业园”一期项目在安徽合肥开工建设。“这是我们的大项目,主要生产薄膜。投资十几亿元呢!这标志着乐凯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实施战略转型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乐凯的发展从此掀开了新的篇章。”尹培军解释。
  “2006年4月,乐凯数码工业园在保定高新技术开发区奠基;2006年7月,深纺乐凯光电子材料有限公司Ⅱ期偏光片生产线投产;2007年7月,天津乐凯薄膜有限公司生产线投产,使乐凯集团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聚酯薄膜厚膜生产企业。”
  历数乐凯转型中一个个项目,尹培军说:“现在乐凯胶卷产品在整个集团的经营收入中所占比例已经很小。其实我们一直在进行调整。之前,我们在保定的一个生产类似一次性相机的项目已经停止。很简单,就是市场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正运作一个精细化工项目,这是我们的优势,比一些医药企业的化工水平还要高。”
  当年柯达、富士、乐凯在中国胶卷市场上大肆拼杀的情形,随着乐凯加速转型,告一段落。
  继而,他们都把目标锁定到了数码领域,乐凯和柯达,今后会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
  双方迎来竞合时代
  “柯达转售所持有的乐凯股份后,双方仍将在一定领域内保持合作。”张建恒说。作为乐凯胶片集团公司总经理兼乐凯胶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建恒对双方过去4年间的友好合作表示满意。
  无独有偶,伊士曼柯达公司全球副总裁、北亚区总裁兼主席叶莺称,双方将继续履行对中国消费者所作出的推动摄影市场发展的承诺,实现长期双赢的目标,同时各方将仍然是在市场上两家独立的公司。“竞争又合作,是竞合的关系。”叶莺强调说。
  柯达(中国)新闻发言人田耕表示,按照协议,柯达方面将继续向乐凯提供技术许可、生产专利等知识产权,继续提供生产所需的特定原材料,并对此前提供的生产设备进行维护。
  但实际上,今后柯达与乐凯的竞争将重新变得动人心魄。
  在柯达斥资1亿美元收购乐凯股份之前,在传统影像市场上,曾经演绎过一场持续多年的残酷竞争的大戏。虽然传统影像市场的迅速萎缩,已经让这种竞争的烈度大为降低,但时至今日,往日的战火硝烟仍然萦绕在人们心头。
  “柯达,富士,乐凯,柯尼卡,还有德国一家公司。”尹培军扳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着,“世界传统影像市场的基本格局,这么多年间一直没有大的改变。”在他看来,虽然目前中国以及西方发达国家传统影像市场已经萎缩,但在非洲等欠发达地区,传统影像市场仍然极具活力,乐凯近几年的出口形势也一直保持良好态势。这意味着,竞争,仍然将在很大范围内继续存在。
  更重要的是,双方已经开始的转型,也存在着大面积交叉。
  从2003年起,柯达开始经历数码转型阶段,期间进行了包括业务重组、生产外包,裁员等重大结构调整,而2007年是转型计划最后一年,亦是目标年份,转型后的的柯达共包含胶片产品集团,消费数码影像集团,图文影像集团等三大块。
  就在几天前,柯达新任CEO方熙在北京称,这场“史诗般的数码转型”后,柯达核心业务将定位于基于数码影像的消费产品业务和图文影像业务,这两块业务都基于柯达在影像科学和材料科学的交叉技术这一强项上。
  而柯达新总裁方熙中国之行的首站选择在厦门,出席柯达厦门计算机直接制版(CTP)工厂的正式投产仪式。方熙称,厦门生产线产能将占到柯达全球产能的10%。这个基地将成为柯达全球数码产品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
  柯达全球副总裁、北亚区主席兼总裁叶莺介绍说,未来柯达投入到CTP生产线的资金将超过1亿美元。
  在过去两年里,柯达斥资25亿美元收购了全球印刷行业的五大领先厂商。
  李建新则告诉记者,未来乐凯影像市场的业务,将主要集中在数码影像产品方面,乐凯将充分利用乐凯技术中心和国家感光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两个研发平台,在大力推进传统银盐产品系列化的同时,及时推出数码相纸系列、CTP印刷版材、TAC薄膜、PET薄膜系列、数字医疗、数码相机系列、高分子材料系列等新产品。
  “相似的定位,意味着两者在某些产品领域将会交锋。”业内人士指出。
词条标签:
社会